新闻资讯 News

“国·潮”是怎样的一种潮? ——北京民族乐团2020新年民族音乐会 元旦举行

日期: 2020-01-02
来源:

新年民族音乐会是北京民族乐团打造的重要品牌演出项目,自2016年推出以来已经连续举办4届,固定的时间(新年第一天)、固定的地点(京演·民族文化宫大剧院)形成了北京民族乐团新年民族音乐会的品牌形象。1月1日晚,以“国·潮”为名的2020新年民族音乐会在京演·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上演。


2020年元旦当天举行的这场音乐会邀请了活跃在世界音乐舞台上的著名唢呐及多种管乐器演奏家郭雅志,广受年轻人喜爱的古筝演奏家常静,近年来活跃在各类大赛及卫视综艺节目的青年二胡演奏家陈依妙,有“尺八王子”之称的青年笛箫演奏家罗萌、青年三弦演奏家商钟元、青年笙演奏家郑杨、青年中阮演奏家李雨涵、青年歌唱家杜朋朋等参与演出,上演合奏《国潮》、中阮与乐队《画心》、尺八与乐队《英雄》、二胡与乐队《狂野飞骏图》、三弦与乐队《京觅》、笙与乐队《天地人·和》、男生独唱《天边边个红》、唢呐与乐队《情迷土耳其》等精彩曲目。作为2020年的首场演出,这场“国·潮”音乐会由北京民族乐团青年指挥张鸣执棒,著名配音演员姜广涛担任整场主持,并带来跨界表演。



推动民乐“出圈”


我有我的“北京范儿”

——专访北京民族乐团团长李长军



不同于国内大多数正统的民乐团,北京民族乐团是个很年轻的民族乐团。自2016年正式建制成立以来,以对民乐颇为时尚和现代的演绎拥有了固定的观众群,这个民乐“大家庭”推出了诸多不同类型的主题专场演出,这个以“80后”、“90后”演奏员为主的年轻乐团释放着青春与活力,也经常会给观众带来不小的惊喜。中国艺术报记者在“国·潮”——北京民族乐团2020新年民族音乐会演出之际,专访了北京民族乐团团长李长军。


中国艺术报:在打造年轻的民族音乐文化这方面,北京民族乐团近些年总会给观众一些惊喜,想听听您的治团理念和演出筹划方面的看法?


李长军:北京民族乐团到2020年9月就已经正式成立五周年了。北京民族乐团到了需要形成自己的音乐风格、自己的音乐特色,发出自己乐队声音的时候了。包括我们民乐团演出时演奏员的位置安排,都应该有明确的想法。之前我们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进行基础建设,那么到了第五年,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一个特别明确的样式和示范出来。可以说在音乐风格上,北京民族乐团就定位为要走时尚、现代、流行的风格,只有年轻人喜欢这个艺术才能往前走,此外,另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有“北京范儿”,这也是我们明确要打造的音乐风格。


中国艺术报:会不会想要推动民族音乐的“出圈”,像之前很受热评的讲述艺术学校中学习民乐的少男少女的电影《闪光少女》,以及不久前院线上映的电影《尺八·一生一世》,都很吸引圈外的一些爱好者。


李长军:是,就是这样,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民族音乐会每年上演那么多台,如果你去看音乐会,会发现都是圈里人,刚才你说的“出圈”,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要是永远走在圈里,就扩大不了影响,也就没有更多圈外人关注。我觉得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在这方面下功夫,不能天天让业内的人互相吹捧,得让普通观众觉得好。当然,我们也很清楚,作为国有乐团我们首先要保证品质,希望能够做得有风格,这个是我们所坚守的。


中国艺术报:北京民族乐团的音乐会在选曲这部分一直很有想法,比如金佛创作的很有爵士风格的民乐曲目《夏日皇宫》就多次在音乐会上演出,很有观众缘儿,请您谈谈在演出选曲这方面的思路和心得。


李长军:前几天我还在跟叶聪聊,包括金佛我们也聊过,想大家一起做一场完全爵士乐的民族音乐会,邀请几支不同的爵士乐队,包括国外的乐队,跟北京民族乐团合作表演一场爵士风格民族音乐会,我觉得会吸引很多年轻人。总的来说,我们在这方面一定要动些脑子,想些办法,因为这部分市场和观众恰恰是其它民乐团很少会去做的。2020年,我们还要做一场国乐的二次元音乐会,一场全是跟二次元有关的民族音乐会。


中国艺术报:您跟国内其它的一些民族乐团的团长交流,他们如何看北京民族乐团?


李长军:他们有的时候不认可我们的做法,有些团比较追求让专家来认可。但是我个人觉得以北京民族乐团目前的状况,最适合做这种尝试,因为年轻,没有负担,敢于创新和尝试,试错也不怕。我们民族乐团年轻,人也年轻,全团只有我一个“60后”,我们乐团的演奏员多以“90后”为主,这个团具备蓬勃向上的潜质,他们愿意创新,因为这种不同以往的演出模式能让他们更投入、也会觉得更好玩儿。


中国艺术报:北京民族乐团既有原创大型民族管弦乐《新国门畅想》,有跨界国乐剧《春江花月夜》,还有与节气时令有关的主题音乐会,多媒体的音乐会《五行》等,2020年,乐团规划了哪些演出?可否提前透露一下?


李长军:2020年,我们规划出了22台重要演出,所以好多人跟我说,乐团应该搞大型音乐季了,其实这些演出已经完全具备音乐季的内容。2018年,我们演出了213场,2019年达到260多场,因为我们作为企业是有场次指标的,包括经济指标,我们争取做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


2020年是北京民族乐团成立五周年,我们首先围绕这个庆祝的主题策划了一系列的演出活动。从9月10日到10月10号,持续一个月的时间,做北京民族乐团五周年团庆系列演出。“中华四季”系列品牌音乐会,我们做得比较成熟了,市场也有需求,但是每年我们在演出形式和曲目上都会有变化。比如春季上演的第一场是戏曲作品音乐会,夏季上演外国作品的专场音乐会,秋季是流行金曲音乐会,冬季则是少数民族作品音乐会,这四场已经确定了,而且四场演出邀请了目前国内很年轻的的四位指挥,北京民族乐团也愿意给所有有才华的艺术家提供展示的平台和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我们推出了一个新项目叫“自古英雄出少年”,全国海选有将近400个孩子报了名,最终12名脱颖而出,并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大型音乐会,这场音乐会邀请到著名指挥家郑小瑛来指挥。这12名孩子当中有4位都在2019年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器乐大赛获奖,具有十足的潜质。我认为这件事做得特别有意义,让孩子们第一次登台演出就和职业乐团合作,他们会记住,第一次演出是站在北京音乐厅的舞台上,这对中国民族音乐的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受到了业内的关注,影响力也很大,2020年我们还要做第二届。


还有一个策划,就是做一场“中乐西奏”音乐会,由外国人演奏中国的乐曲。国外有很多热爱中国民族音乐的发烧友,他们演奏中国乐器的水平很高,我们希望通过全球海选,选出一些国外演奏中国民族乐器的高手,把他们请到北京来跟我们乐队合作,这是很有意义和看点的。2020年的暑假,我们将推出北京民族乐团主办的首届北京国乐节,明年是以弹拨乐为主题,我们邀请到著名琵琶演奏家刘德海作艺术总监,推出三场音乐会,第一场叫“弹谈”,刘德海边谈边演奏;第二场叫“杂谈”,用大家很少见到的一些民族乐器在场上演出;第三场叫“漫谈”,是根据丰子恺的七幅漫画创作的一个弹拨乐协奏主题音乐会。


在大型主题音乐创作这部分,我们每年都有一个突出的主题,2018年是《燕京八景》,2019年是反映北京大兴的《新国门畅想》,今年我们将推出一部跟北京中轴线“申遗”有关的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中轴韵》,将于6月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日上演。





Copyright ©2005 - 2017 北京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