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中国戏曲早就是市场化的产业,实行粉丝经济

日期: 2019-01-11
来源:

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戏曲进乡村的实施方案》,这是落实中央《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实施中华优秀文化传统传承发展工程》等的具体措施。意义无疑是重大的。

但“送戏下乡”实施结果证明其中问题多多,即使改成“进乡村”“制度化”,实质并没有改变。对此需要进行深度探索。

作为一种历史流传物,中国戏曲的生成,传播、弘扬、阐释具有深刻的历史延续性。中国戏曲戏剧是通过历史上不同时代的不断传扬、传习才深入到人们的心中,成为一种深厚的文化积淀物,成为国民的一种休闲娱乐惯习。但这种过程是不断变化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在这一传承的过程中不断创新变革,加进很多各个时代的新内容,使它传承得更丰富,更富有特色。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一部分流传物——300多种地方戏曲中有相当一部分——因为失去生存环境,也必然在这一过程中消失消亡,最终成为一个记录民族历史的博物馆艺术。

中国戏曲早就是市场化的产业,实行粉丝经济

梅兰芳

中国戏曲戏剧是人类最宝贵的集体记忆与文明积淀。追根溯源,它们有着深远的发展源流和独具的鲜明特色:

其一,中国戏曲很早就实行了粉丝经济。中国京剧的票友形态是与今天的粉丝经济相似的文化市场运行方式,中国京剧、中国戏曲本身就是靠“粉丝经济”起家。张火丁到美国演出,许多粉丝追随到纽约,他们是“灯迷”。

其二,中国戏曲是最早实行IP的文化产业形态。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强调文化艺术创作的知识产权,但发展缓慢,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这两年来IP的发展呈现了新的势头。在内容为王的新观念影响下,中国的网络文学找到IP的出路,将文学转化、衍生、再创造,成了影视作品,转化成了游戏,还转化成了动漫等其他各种各样的类型。IP的这种版权保护、版权交易走出了新的路子。

其实在版权保护和版权交易上,京剧和其他戏曲都是最早实行IP的。我国京剧艺术戏曲艺术学派众多,不同学派形成了独特的演出内容、演出风格和演出版本,四大流派梅派、程派、荀派、尚派,程派就是程派,就是我的,梅派就是梅派,那是梅兰芳创立的,从艺术形式到知识产权都是我的,这应该是最早实行的IP文化产业形态。

其三,中国戏曲历来都是实行人格化“明星制”的市场形态的。我们曾经很长时间学习西方电影、西方艺术明星制,人格化明星形成了最基本的运行规律和市场方式。其实中国是最早实行戏剧演出明星制的,一出戏剧、一个演出团体的生存发展,“名角”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是中国艺术的一个很成熟的历史形态:它有一个艺术水准高超的“主角”,由主角的影响形成稳定的观众群。带来持续的观众观赏流,保证演出的高频次和可持续性。

其四,我们特别要提到的是,中国戏曲从来都是面向市场、面向消费者的。我们曾经有一个阶段把戏剧演出都庙堂化、事业单位化、学院化了,端起来了,“高端”化了,结果切断了中国戏剧与观剧大众的联系,也切断了与市场的联系。中断了传统戏剧与观众的依存关系。实际上中国戏曲、中国京剧200多年一直是面向市场,面向消费者的。这个传统不能丢。

进一步深入地探讨,中国戏剧戏曲作为人类的集体记忆载体有着非常重要的文化符号的作用。法国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法布瓦特提出集体记忆理论,他认为集体记忆的保存和传播对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的关联意义,我们说为什么85年前梅兰芳先生走出国门,有那么多追随者,现如今,“灯迷”横跨万里到纽约去听张火丁的戏,在这里积淀着深厚的民族文化的底蕴,有很深的潜在的文化培育和文化养成的过程。因为他们已经对张火丁的艺术有了自身长期积淀下来的感觉,又有新感受,他们觉得京剧艺术成为生命一部分,喜爱它,欣赏它,学习它,这种群体意义的类和发扬就变成民族的集体记忆,成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国戏曲早就是市场化的产业,实行粉丝经济

中国戏曲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给人类文明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9次会通过人类口头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宣传里讲得非常清楚:语言、文学、音乐、舞蹈、戏剧、游戏、神话、礼仪习惯等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的和现实的价值。中国戏曲在这一过程中大量进入到了世界级、中国级、省一级乃至县一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之中。中国的戏曲、京剧、昆曲入选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我国整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弘扬和进一步发展,乃至生产性的开发保护都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戏曲是在全球文化多样性的世界大潮中保留下来的人类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看,我们认识到非遗保护对于当今世界的重要性。当今世界,每天在消失多种语言,每天在消失多种艺术,每天都在死亡着各种地方性的知识。为此,联合国发布《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提出文化在不同时代不同地方均拥有各种不同表现形式,这些多样性恰恰构成了人类的各群体和各社会乃至各国家个民族的文化特征,它的独特性,它的多样性。世界之所以如此,文明之所以不断发展,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种文化的丰富性。地方性的知识留给我们人类文化的更加长远的历史记忆和文明发展的踪迹。如何保存、保护和发扬人类文化留下来的巨大遗产,成为摆在世界面前的巨大任务。文化多样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的一个重要的历史性功绩。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特别谈到了,我们国家关于世界文明的一些看法,世界文明多元化、多样性问题,他引用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中国谚语,说明了“文明是多彩的,人类文明因多样才有交流互鉴的价值”阳光有七种颜色、因而绚烂!世界有多种文化,因而精彩。

中国戏曲最大的特点是,它是一种地方性知识。地方性知识并非如一些人理解那样,是地域性知识,而是提出一种阐释人类文化的特殊视角。吉尔兹认为,追求全人类一致性、普遍性、公众的共性的倾向是我们长期以来的一种共同追求,这种追求逃避了文化独特性的探讨,我们需要对之进行严肃地审视。他认为全人类追逐一致性的观点已经近于失败,它不是面对人类生存的基本事实,而是越来越远离他们。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追求宏观、全方位、全球化、共性的文化阐释,在这种全球全人类一致性的探求中我们忽略了地域性、个体性、独特性。忽略了每个地域,每个剧种,每一种地方艺术的独特性。中国的戏曲戏剧艺术和世界上的其他艺术一样,是最具独特性,最具个体创造性的一种艺术。它是历史上个体表达自己对于世界,对于人的生活尤其是精神状态的最重要的一种表达方式。

历史流传物往往是在事件过程中转化和提升的,我们今天谈到张火丁和我们回顾85年千梅老先生做出的走向世界的经典的文化探索,都可以看作是一种事件,这个事件构成了每一个历史的节点,在这个节点上可能发生文化传承的新的飞跃,历史流传物获得传播,重新获得进入当代人的精神和文化生活的入场券。


光明日报  金元浦  2016年


Copyright ©2005 - 2017 北京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