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蒋祖烜:文化和科技的融合 观念装备技术问题需要解决

日期: 2018-01-05
来源: 京演集团

主持人,各位同行下午好,我是第四次参加中国文化产业30人论坛,每次来都非常纠结,一方面很想来听,确实是一年一度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最高的学术论坛,另一方面确实不愿意讲,因为功力不到,准备不足讲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范老师的意思,天下没有白听的论坛,也要为论坛做一点贡献,对于这个题目确实来不及深入的思考,有一点点想法供参考,主要的意思是对文化与科技融合当前的一些问题,一些对策和想法。

  总的感觉,文化与科技融合当中,越来越多的企业尝到了甜头,他们深深的感到科学技术是推动文化发展的第一生产力,形成了自觉运用科技来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文化自觉。比如说在动漫领域里面和天河,就是国家最大计算机应用平台里面动漫的解决方案,有些电视网络里面的三频合一和三网合一,和北京大学找到了用户的解决方案。特别关注数字出版领域里面最重要的一个电子书包的解决方案,通过和华为的合作,已经做出了这个电子书包,并且在部分地方应用,还包括和科技的结合,上午讲到的天门狐仙的案例。还有这次伦敦奥运会用的烟花设计、燃放、数码技术的应用,以及和华为、腾讯、富士康的合作,都让这些文化企业在当中尝到了甜头。

  另外一方面,又感到在实践中有一种推动融合的艰难苦涩,文化和科技的融合并不是那么简单,我感觉到有这么五个方面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的认真对待和加以解决。这就是观念的问题、装备的问题、技术的问题、平台的问题和融合中间的体制机制问题。

  所谓观念的问题,我感觉到科学的精神,科学的知识,科学的态度在文化产业领域里面不仅远不及国外的同行,现在发达国家已经从过去文化创意产业的作坊到车间,到装备齐全的实验室,而我们很多还停留在作坊式的水平。从国内来讲,也远不如工业领域对于科技的普及和深入。现在文化领域里面,对于大部分文化人,文化企业对于科学技术融合有这么三种看法,一个是不大相关论,文化是文化,科技是科技,内容为王。第二是不太重要,第三是难以作为。因此,在文化与科技的融合中间首先需要一场科学技术的启蒙,更多文化管理部门和企业领导者对于文化和科技融合缺乏一种文化的自觉意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被动。

  二是装备问题,我们国家高端系统的装备对于进口依赖非常高,最近做了一个初步的调研,从电视领域来讲,摄像机、录像机、采访机90%是进口的,而且主要是来自于日本的松下、索尼等等。在后期的制作中间,如非线性编辑系统的、播放系统的、上星传输的国产设备最多能占到50%,主要用的品牌也是国外的品牌,舞台灯光,特别是音响的设备,80%都是进口的。新闻出版系统里,原来的系统现在更新成电脑就可以了,但是印刷环节,大家熟悉用的是海德堡,罗兰,西门子等等,在演艺娱乐的领域里面,舞台的设备,声光电,包括乐器,国外的品牌还至少占据一半以上,无论是质量还是效果都明显优于国产的品牌。因此对于核心装备的生产还没有脱离依赖和仿制的阶段,制约了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三是技术的问题,技术应用方面,我最近听到一个做文化生产的老板告诉我,我们的企业在一夜之间把带有粗纹和细纹的纸张淘汰了,全部生产又光又滑的纸,似乎很好看,但是对于从事素描、水彩是需要纹路的,为什么没有了呢?因为不生产这种带纹路的模具,都生产非常光滑的,包括高考学生需要用的素描纸的生产突然之间成为一个奇缺的产品。一方面对于传统工业,包括传统工艺美术生产技术采取了全盘否定的技术,实际上不仅是传统的工艺美术产业里面需要人工和传统技术。

  我昨天去参观了一家高新技术,就是做三网融合数据线的,把网络接到终端的这一根线,大部分是用人工在制作,人工在显微镜底下操作,高新技术的产品也需要人工,更何况传统的工艺需要人工,采取了全盘的否定,一窝蜂的抛弃。

  另外一方面,我们对于新技术的掌握,即便是设备已经引进了,比如说为什么中国的印刷业集中在中国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呢,特别是在珠三角,因为它背靠着香港的市场,尤其是香港印刷业对于印刷管理的工艺和水平,使得它的印刷产品同样的设备要高出很多。我们做过比较,它的工期要快,工价要低,质量要好,宁肯舍近求远到深圳印刷也不愿在本地印刷,其实设备是一样的。

  第四个问题是平台,这几年文化部门,广电部门,新闻出版部门从政府扶持企业的角度搭建了许多公共技术平台,光是国家级动漫技术平台全国5家,湖南就落户了2家,但是这些平台落户在一家企业,企业本身用不了,外面的企业也用不上,有一些平台没有很好的发挥它应有的公共技术的作用。

  第五个问题是融合中的体制机制艰难,文化与科技分属于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部门,不同的区域,都存在着一定的壁垒,所以要使它实现一个融合还有一个过程。第二是基地的示范效应还不够明显,当然这方面已经开始起步。第三是缺乏复合型的,既懂科技,又懂文化的复合型人才。在文化企业中间,内容和营销这两方面的人才已经上升到了相当高的地位,但是对于技术人才和技术部门仍然是一个冷门,内容制作的编辑部很重要,但是技术部门一直还是相对比较冷的地方和部门。对于广大的中西部地区来说,高端人才都愿意留在北上广,同样是这个问题。

  为了破解这些难题,从官产学研四个方面有所作为,强化文化科技的政府引导,今年批准了16家文化与科技的示范基地将是一个很好的引领作用,已经出台的长沙国家文化与科技融合示范基地,我们有一个初步的设想,把产业重点放在动漫、数字传媒、创意设计、数字旅游,把提升创新能力的关键放在加强关键技术的攻关和完善技术平台,同时要打造一系列核心的产业园区,包括国家的数字出版基地,国家的广告创意基地,影视基地等等。类似于北京等地区借鉴的做法,建立支撑体系,人才支撑体系,公共服务的体系,创新体系,融资体系和考核评价体系。我们想通过一个园区的探索和示范为整个区域范围内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提供一种模式和样板。

  还有一条,政府把文化创意产业纳入到战略性新兴产业,意味着文化与经济的融合,使得不仅仅是文化领域的经济,而是与经济门类的产业平起平坐,更有利于文化与科技的对接。湖南省把文化创意产业列入到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对策第二是激发文化企业与科技融合,让他尝到甜头,很多企业确实尝到了甜头,一台小设备的引进给予企业的生产效率和效益的提高是不可想象得,比如一个很传统的行业,做美术品的画框,过去一个熟练工人一天只能做几个,引进一台不到一万块的设备一天可以做几百个,所以文化企业深有感触。

  第三,就是学校里面新增文化与科技交叉的学科。

  第四是加大文化科技的专项研究。报告完了,谢谢!


Copyright ©2005 - 2017 北京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