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中国戏曲进入文化贸易的路径探索

日期: 2018-07-11
来源:

艺术管理和文创产业融合研究专辑(2)

中国戏曲进入文化贸易的路径探索

中国戏曲进入文化贸易的路径探索

内容摘要:近年来,戏曲对外交流的数量明显增多,但多是以文化交流和展示的形式参与文化“走出去”活动,真正进入文化贸易范畴,形成有影响力的演出作品还很有限。在国家提出大力发展文化贸易的大环境下,戏曲艺术应在文化交流的同时,积极探索其参与文化贸易活动的方式。而青春版《牡丹亭》及舞台剧《功夫传奇》则是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形成较大影响的代表中国文化两部不同类型的舞台作品,此两者的创作和推广对中国戏曲进入文化贸易的方式及路径上无疑具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戏曲 文化贸易 文化贴现青春版《牡丹亭》 《功夫传奇》

随着全球化进程在世界范围内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国家地区意识到文化交流和文化贸易在传播建构国家形象,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方面的作用,并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2014年3月,中国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对外文化贸易的意见》,对加快发展对外文化贸易、推动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做出全面部署,提出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文化合作和竞争,把更多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文化产品推向世界。在众多文化贸易产品中,表演艺术,对经济的直接贡献虽无法与影视产品等大众文化产品比拟,但其文化价值和对国家地区的影响却是加倍的。戏曲,作为表演艺术中“走出去”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物,无法避免地需要思考,在这一时代环境下,我们能做什么?该怎么做?

一、当代戏曲“走出去”样态分析

美国教授雷碧玮曾撰文说,19世纪五六十年代,粤剧在美演出十分频繁,而且西方人也是观看的常客。大致上,观众认为,“演员的服装道具华丽,值得一看”,“令人叹为观止的特技翻滚绝技”也是一大吸引力。但因对华人戏剧传统及语言不熟悉,中国传统的锣鼓弦乐被形容为“呕哑嘲哳难为听”,而高音假嗓更受戏谑,有时被比喻为猫叫春,有时被比喻为阴阳不分。21世纪初,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戏剧系主任罗伯特•柯在评价中国戏剧在美国的状况时依然认为,中国文化在美国主流社会应该说是比较陌生的,十多年前接待过不少中国戏剧团体,上座率很低。如果说百年前中国戏剧初登美国舞台时,美国人对中国节目的评论带有戏谑口吻的话,现在中国戏曲在海外的影响力仍如此有限就值得深思了。我们常常听到的一个说法是,戏曲“走出去”交流的次数增多了,但是却没有“走进去”。

从我国文化交流的整体态势上看,近年来,我们的文化贸易渠道得到了扩展,但这一扩展在戏曲领域并不明显。戏曲戏剧出口作品结构任然单一,多以海外旅居华人为主要消费群体,目标群体范围太小,很少能登上主流大剧院的舞台。从交流路径上看,目前中国的戏曲院团(即便是改制后的部分剧院团)大多仍然沿用文化交流的出口渠道,通过外交手段运用“中国文化节”“中国文化展”等方式,而非纯粹的商业运作模式进入外国文化市场。从品牌建设上看,中国现在还没有能占领国际市场的文化产品,尤其是被人们广为接受的品牌性文化产品。中国有5000年优秀的传统文化,有丰厚的文化资源,戏曲剧种数百种,但是文化资源并不等同于成功的文化产品,更不意味着适应于文化贸易的文化产品,在这几者之间需要一个转换路径。

谈及戏曲的对外传播活动,我们几乎言必梅兰芳。上个世纪梅兰芳访美的确是一次成功的文化交流活动,不仅仅是一次东方艺术在西方艺术面前的展示,更是一次成功的文化自觉活动。不过,随着社会发展,我们身边出现了很多值得大家思考和戏曲对外传播借鉴的文化现象。回顾近年来我们的传统文化艺术走出去,有两部作品在海外的传播值得我们参考。白先勇的《牡丹亭》是一部在艺术形式和美学意味上都强调尽量保持《牡丹亭》原作的原汁原味的实践。2006年9月15日到10月8日,昆剧青春版《牡丹亭》在美国西海岸连演12场,场场爆满。美国观众被博大精深的中国戏曲艺术折服,有的美国戏剧专家甚至认为,这是继1930年梅兰芳轰动美国东西两岸的巡演后,中国戏曲第二次盛大而辉煌的登陆。迄今为止,青春版《牡丹亭》在全世界巡演200余场,创下当代昆曲演出史上的奇迹。另一个则是舞台剧《功夫传奇》,一部以中国传统功夫为主题,糅合其他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的舞台剧演出。《功夫传奇》正式首演于2004年12月3日,是新中国成立后唯一一台在国内常演,同时又在国外巡演的商演剧目。其所在的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也被列为2013-2014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牡丹亭》与《功夫传奇》两者艺术形式大相径庭,但都是文化走出去的代表作品,并且在不同层面和方法上为戏曲的对外传播提供思考借鉴,为我们呈现了传统艺术走出去的不同样态和路径选择。

二、戏曲对外传播的文化经济学解读

对于戏曲这样的传统艺术来说,我们不能片面的以贸易中的经济数据来评价。其一,作为公共品或准公共品,文化艺术产品本身就有超越物质以外的影响和作用,有很强的外部性。其二,传统艺术还是一个国家文化的符号性象征,积淀体现着国家民族的历史与文化。这是政府干预文化事务,发展文化事业,推进文化交流的重要原因。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文化产品的贸易水平也可以是衡量一种文化产品在世界范围内被观众接受的直接标准。基于此种认识,对以戏曲为代表的传统艺术在进行文化交流的同时,也应该尝试开拓“走出去”的文化贸易领域的活动。

从文化贸易的内容来说,戏曲艺术是一种现场表演艺术,不同于影视文化这样的大众文化产品,现场表演艺术很难进行规模化的生产和大众化的复制传播。从文化经济学角度看,作为现场表演艺术,又存在“成本疾病”[i],其创作成本并没有因为技术的发展而降低。高成本,难复制,不易传播,这些因素都导致了表演艺术进入文化贸易领域的高门槛。此外,最重要的是,文化经济学认为,在文化贸易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文化贴现。文化贴现,Cultural Discount,指因文化背景差异,国际市场中的文化产品不被其它地区受众认同或理解而导致其价值的减低[ii]。相对于大众文化产品,传统文化艺术形式在对外传播活动中的文化贴现就更加明显了。对戏曲来说,文化贴现来自三个层面的差异:首当其冲的是审美经验的不足造成的欣赏障碍。大部分戏曲的声腔与表演都是程式化的艺术,并反映在字韵、服饰、化妆、音乐等各个方面,形成了一套比较难懂的语汇系统,中国观众尚不能完全理解,外国观众的理解障碍就更大了。第二,传统审美节奏和现代观演节奏的差异。戏曲艺术强调给演员和观众以足够的审美世界和空间,例如昆曲的一唱三叹,是一种“慢”的艺术。相比现代快节奏的生活,观众必须调整自己的观赏节奏才能体会其美学意味。第三,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了解极为有限,或是对中国传统形象具有过强的假定性设想的外国观众,其本质是东方与西方文化价值的差异。

因此,戏曲作品要尝试进入文化贸易领域,无论从艺术样态还是成本考虑上都不适合使用大众文化产品的方式。对戏曲来说,我们需要探索一条适用于这种中国传统舞台艺术特点的文化交流贸易形式。让我们的戏曲不仅能“走出去”,还能真正的“走进去”。

三、戏曲文化贸易受众细分

从20世纪以来,文学艺术领域的一个重要转向便是作者作品中心向读者观众中心的转向。这种转向已经在世界主要艺术节上得到体现,但是在我国的戏曲领域却不甚明显。从戏曲发展历史上看,我们经历过剧本中心、表演中心,但对观众的关注度始终不高。长期以来,国内一种普遍认可的观点是戏曲剧本的一度创作、演员导演等创作团队的二度创作,事实上,作为现场表演艺术,观众才是作品最后的创作者,即三度创作。一个成功的表演艺术作品,必须对创作的三个维度都给予足够的关注。这一点反映到戏曲对外传播的过程中,便是我们缺乏对世界文化市场的细分与总体把握。任何文化产品只有在正确地对受众市场进行定位的基础上才有可能真正进入观众内心,成为长久不衰的作品。无论是戏曲本土观众的培养,还是对外传播时的观众群体,都应该遵循这一点。朝向文化贸易的戏曲对外传播活动更应该突出受众的重要性,甚至是中心位置。戏曲的海外受众包含不同年龄、阶层、族裔、职业的观众。而这些观众之前对中国文化艺术的认知也有很大的差异,甚至对戏曲的认知也不尽相同。从经典剧目到新编改编剧目,戏曲作品作为一种文化产品和服务,传达着观念、价值和生活方式,它们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多重身分及其公民创新的多样性。参与文化贸易的戏曲作品也应以不同的样态,体现不同的特性,满足不同的受众需求。

从近年来中国传统艺术走出去的状况来看,我们可以从观演动机把海外观众对中国传统艺术的需求划分为两个层面。其一,从“我者”和“他者”的角度,带着好奇的心理来观赏代表东方传统文化的中国传统艺术。第二,从对文化多样性的追求出发,更希望了解的是原始的、真实的中国民间艺术本来面目的观众。对第一种观众,要求文化贴现小,追求好看、好听,容易理解。第二层次的观众,其观赏意趣没有停留在艺术的形式上,而追求一种“纯粹的原生”的象征物。他们在观看表演之前往往已经预留审美空间,从文化心理的角度看,艺术作品与现实生活的距离越大,往往越能得到其认可。针对两种不同层次的观众需求,我们对其进行文化输出的产品也有差异。对前者,可以考虑以要素传播的形式,将戏曲元素和中国其他传统艺术形式的融合,力求在第一时间里能给观众留下印象,满足观众快速捕捉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特色的需求。据外媒报道,舞台剧《功夫传奇》在国外巡演、驻场演出的观众群涵盖了对戏剧、舞蹈、杂技、武术等各个门类感兴趣的人,各个年龄段和不同文化背景都有,而且他们都非常想了解中国文化。一台演出中糅合了几种重要的、观赏性强的中国传统艺术形式,这些人也愿意为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支付数倍于传统马戏和一般武术表演的票价。而针对第二层次的观众,可以在最大限度保持戏曲艺术的美学特征的同时,选择在精神情感上有共同性的东西为其呈现。相对于要素传播,这是一种完整的文化产品传播。在青春版《牡丹亭》的推广宣传中一再强调对原著原剧的尊重,相比之前在林肯中心上演的陈士争版的《牡丹亭》,青春版《牡丹亭》对原作审美意味的维护是吸引观众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牡丹亭》原本一种55折,要连台六天,白先勇秉承“只删不改”的原则,从第一出《标目》到最后一出《圆驾》,基本上保持了剧情的完整,并尽可能地保留了“游园惊梦”、“拾画叫画”等文词优美的段落和千锤百炼的经典折子。在舞台设计、演员表演上,青春版《牡丹亭》在赋予其现代审美意味的同时,也强调对昆曲审美原则的维护。

文化经济学指出,文化艺术产品的消费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受众之前的审美经验积淀。第一种形式的传播对观众审美经验的要求较低,直接面向普通观众,更容易开拓广泛的市场。而第二种形式,对观众的审美经验有更高的要求,观众的观看中也有更多文化符号消费的意义。这样的作品可能获得更多文化艺术领域专业人士的关注,形成有话语影响的文化讨论。两种对外传播的形式结合,一方面扩大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受众规模,一方面通过影响有话语权的专业人士来打造我们的传统艺术在海外的影响力,从而推进我们的传统艺术的对外传播。

四、文化贴现的对应之策

任何一个国家地区的文化艺术产品对外传播都会面临不同程度的文化贴现,而以唱腔文辞为重要美学特征的戏曲艺术尤其如此。作为跨文化的艺术作品,其整个流程中务必贯穿跨文化的因子,即依托于文化贸易双方共同认识的精神和理念,以降低文化贸易中的成本贴现。具体到戏曲,即是在表达基本美学主旨的基础上,在作品内容与表现主题、表演形式、外围物质产品、创作营销管理、文化普及及品牌形象上都应体现一种跨文化的国际视野。

1、以受众需求为导向的适宜的演出内容。

从内容上看,如果以我们传统的审美标准选择戏曲剧目进行文化输出,必将面临巨大的文化贴现。为此,我们应考虑对进行文化输出的作品在内容上根据目的地观众进行打磨修改,选择东西方观众更容易产生文化认同的主题和方式进行艺术阐释,使得在保持传统美学特征和基本的文化精神的同时,文化贴现降到最低,。

 例如,白先勇选择《牡丹亭》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爱情”是跨越时代、跨越地域、跨民族的共同精神追求。而“还魂”这样的情节在西方文化中也是极其常见的。剧目所表现的主题很容易获得西方观众的认同。在对传统与现代关系的处理方面,白先勇确定了“传统为体”、“现代为用”的原则。在文本上的修改,他一方面是把原本的五十五出删改为二十七出,适应当代人的审美节奏。一方面则在尊重原本的基础上,对曲词进行了些微的改动,在古典名作中注入当代人的精神理念和理解,使得曲作既维护古典的权威,又贴近当代的心理。这些使得青春版《牡丹亭》具有了当代气息的美。此外,青春版《牡丹亭》在服装、道具、舞台设计、花神的舞蹈、灯光以及导演在时空调度等方面,都不露痕迹地溶进了现代意识。在使《牡丹亭》既保持了抽象、写意、抒情、诗化的特点,又恰当地溶入现代剧场的概念,以适应现代观众的视觉要求。天创国际将《功夫传奇》定位为高端旅游演出产品。该剧既有过硬的武功表演,又通过舞蹈、音乐和舞台美术来表现的故事情节、刻画人物思想情感的细腻段落,反映一个男孩个人的成长。而个人的成长和自我觉醒又是西方文化关注的话题,《功夫传奇》由此成功地将中国传统艺术与西方欣赏品味结合起来,满足了游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好奇心理和视觉体验。

2、专业的演出物料设计。

由于地域限制和语言障碍,演出团体在出国演出之前与国外相关机构的面对面的直接交流会受到一定影响。因此,跨境演出的相关文字、音影等介绍材料作用就十分重要。而针对文化贸易活动的演出物料的制作与针对国内观众的介绍材料的制作是不同的,且受众层次不同,介绍内容也应该有差异。

戏曲在海外演出,唱腔是文化贴现最大的一个部分,围绕表演的说明及字幕便成为帮助观众理解剧目的直接手段。外国观众大多不懂中文,奢谈听懂唱腔。这将直接影响到他们对剧目的赏析。此时,资料的沟通作用就体现出来,而介绍和字幕显得尤其重要。但事实上我们的戏曲在对外传播中并未给包括剧目介绍、宣传海报、字幕在内的外围物质材料以足够的重视。很多剧院团的对外交流演出剧目介绍和字幕仅仅是临时请人进行翻译。一方面,这些翻译未必懂戏曲,懂中国古典文学的意境之美,一些文辞优美的唱词在翻译中就被损耗掉了,甚至还出现翻译后的辞不达意,张冠李戴。另一方面,戏曲的种类多样,针对目的地观众对戏曲的了解状况,我们要介绍的剧目或剧种与国外容易误解的剧种的区别在哪里、特色在哪里,都应该是材料制作的重点。但在实际的交流活动中,这些往往都被千篇一律的剧情介绍所代替。而海报制作、图片说明就更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环节。成功的戏曲对外演出离不开这些语言材料和介绍说明的支持。早在梅兰芳访美的时候,就意识到剧目介绍的重要性。梅兰芳访美成功,梅党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准备。齐如山编了关于梅兰芳和京剧的宣传品,里面用英文详细介绍了京剧的历史、剧情以及梅兰芳本人的表演艺术。而现代被美国观众和媒体称为可以和当年梅兰芳演出盛况相媲美的青春版《牡丹亭》在美国的演出成功,很重要的因素便是演出前有数场关于《牡丹亭》的讲座、互动、影像展。演出中又有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李林德教授优美精到的英文字幕翻译。这些让美国观众对跌宕起伏的剧情掌握得十分到位。雷碧玮曾对青春版《牡丹亭》的传播作如下描述:多年后的另一个《牡丹亭》,也就是近年来最轰动、最热门、费资浩大的青春版,走的更是“物质”路线。庞大的资金不说,非物质的表演艺术亦化成种种的物品:多本的相关书籍、写真集、琳琅满目的纪念品、录像带等。完完全全是要化霎那为永恒,以“物质”来传递“非物质”。[iii]至于舞台剧《功夫传奇》,更是请外国专家直接用英文重新撰写台词,英文的对白,配以中文字幕,并且制作了多个语言版本的宣传材料,相关的衍生物料更是形式多样。

3、跨文化创作营销管理团队。

成功的文化交流和文化贸易活动往往都有一个成功的跨文化的制作营销管理团队。具有国际视野的跨文化团队,更加了解目的地观众的文化消费需求,熟悉国际市场运作和营销方式。而跨文化的创作营销管理团队的缺失,往往是制约中国演出产品跨出国门的主要瓶颈之一。

在剧目创作阶段,就应该有跨文化的团队介入。在多方的合作下的青春版《牡丹亭》就是个非常成功的跨国(区)制作。台湾的资金与制作群、大陆的演员与乐队、加上海外华人在当地的贡献,在海外创造出了一个“另类中国”(alternative China)。但是,无论是上个世纪梅兰芳访美还是现在白先勇的《牡丹亭》,虽然在海外都掀起了中国戏曲的浪潮,却并没有专业的跨文化团队持续运作。直接结果便是梅兰芳之后京剧在美国的影响很快消弱,等到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再派京剧代表团到美国时,获得的负面评价要远远多于正面。《牡丹亭》在美国虽然都是售票演出,但事后也没有后续专业团队的运作和有针对性的品牌营销,依然过于依靠白先勇个人及相关人士的非正式组织进行推广,青春版《牡丹亭》建立的良好的中国传统艺术形象并没有真正转换为可持续产生经济价值的文化品牌,在更深层面得到强化。

舞台剧《功夫传奇》由于在创作伊始就定位为面向国际市场的演出产品,定位明确,市场化程度更高。不过在其创作过程中也经历过波折。《功夫传奇》剧目前后进行了33次修改。第17次修改完成后,剧团曾信心满满地到加拿大参加演出。但第二天当地报纸的剧评却给了《功夫传奇》“当头一棒”:本想通过少林功夫表现民族精神,结果加拿大媒体的解读却是我们在宣扬“暴力”。这样的“文化误读”,逼得制作团队请来美国百老汇的专家,大刀阔斧地对剧目进行了第18次修改,强化了表现人物的心理从脆弱走向坚强的内容。由此可见,在国际市场上讲述“中国故事”,再专业的本土视野也都是远远不够的,传统的以本土艺术家视野垄断剧目创作的方式未必适用于国际市场。在作品创作阶段,我们就需要跨文化的团队介入。

产品的国际化运作不仅体现在剧目创作中,在市场运作机制上,也应该向国际标准看齐。这一方面,《功夫传奇》出品方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借鉴美国百老汇剧院演出的宝贵经验,引进了剧目、剧院、剧团三位一体的经营模式,为《功夫传奇》演出注册成立了北京天创寰宇功夫剧院有限公司,实行公司制、市场化的经营管理模式。2009年,天创国际收购了美国第三大演艺中心布兰森的白宫剧院,聘请外国职业经理人进行管理,在欧美巡演的同时,在白宫剧院驻场演出。天创公司以购买剧院的方式将中国的品牌剧目带到美国主流演出市场,创建了中国文化“走出去”新的商演模式,完成了自己对文化产业出口的布局。

4、艺术教育、文化普及品牌文化形象建设。

文化贸易活动在进行过程中,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往往是并行产生的。相对于其他物质性产品,文化艺术产品具有很强的外部性。一般意义上,从文化贸易中获得收益的人数和规模远远超过直接参与文化经济消费的人群。文化贸易强大的魅力便源于此。与文化贸易活动同步推进的还有目的地国家地区的艺术教育与文化的普及。无论是非市场的交流行为还是直接面向市场的文化贸易,中国戏曲在海外要真正地被接受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艺术与文化的普及必须相伴而行。这其中既有艺术知识的普及,也有更广层面人文关怀的体现,在更深层次上,这种文化普及是超于艺术本身,直指文化的。回顾在海外产生过较大影响的戏曲演出,几乎都有过类似的文化的普及活动。早到梅兰芳访美,近到白先勇《牡丹亭》掀起的昆曲热潮,皆是如此。

《牡丹亭》在美国上演之前,除了白先勇做的各种昆曲讲座外,剧团到各所大学进行昆曲示范演讲共十二次,乐队还受邀在圣芭芭拉分校讲解昆曲中常用的伴奏乐器。为配合青春版《牡丹亭》演出,柏克莱分校中国研究中心连续三天举办了题为“《牡丹亭》及其社会氛围:从明朝至今昆曲的时代内涵与文化展示”研讨会,邀请了中国、美国、加拿大等多所大学的教授学者参加,并且还在学校开设昆曲选修课程。由于有了加州大学四个校区的支持,经过大学里一向“口传”的教育方式,加上翻译与阐释以及实际体验昆曲动作唱腔,《牡丹亭》从中国人的文化艺术遗产中解脱出来,走进了美国高级文化圈与学术界,成为了世界的人文遗产。演出配以在美国高校、社区举办的的昆曲研讨会、讲座、演员见面会、摄影展览等,一方面成功构建了《牡丹亭》在美国演出的文化氛围,另一方面也成功展示了自己为维护文化多样性,提升美国观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所做的努力。美国洛杉矶郡县的委员会曾如此表扬白先勇及江苏省苏州市昆剧院:“将极精致的艺术才能带到本郡县,促进了文化的启蒙及美学的享受。”而美国国会则认为,此次巡演对大众社区是一种“杰出而极有价值的贡献”。这说明,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本质上对人的价值和意义远超越艺术审美,传递的是一种有人文关怀的文化精神,这种更广泛意义上的人文精神对文化贸易的目的国家的价值和意义更为深刻。

不同于《牡丹亭》以艺术为主题的教育普及活动,作为商业演出剧目,《功夫传奇》已经比较成熟,但作为一个以剧目为代表的文化企业,《功夫传奇》则通过实现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来探索一种企业形象与文化品牌形象建设结合的方式。《功夫传奇》在美国当地的学校体育馆为中小学生表演《功夫传奇》迷你版,参与2011年龙卷风之后的赈灾义演行动,为生病的孩子义演。这让美国当地观众对其的认可和接受程度大大加深。布兰森市市长对剧团的评价是:“《功夫传奇》剧团已经不是美国一个山头上的一场外国演出了,你们是布兰森大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原本布兰森市的300多家票务公司,只有29家出售《功夫传奇》的入场券。2011年赈灾义演结束,300多家票务公司,竟然全部开卖《功夫传奇》的门票。这说明,真正的“走出去”,应该是“走进去”加“走下去”。

不过,艺术教育、文化普及和文化形象的建设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正如文化对人内心的影响,是无声而温暖的介入。艺术教育和文化普及活动能为一个国家在他国传递自己的文化艺术观念营造最合宜的氛围,这将是滋养传统文化品牌的丰沃土壤。现在,在美国的纽约宾汉顿大学有全球第一家戏曲孔子学院,在传播汉语的同时,通过大学课堂、讲座、巡演及在社区、中小学、商城举办多层次的文化活动,将戏曲推向更广大的外国观众,其根本也是为中国传统艺术、传统文化的传播孕育土壤。

最后,我想说的是,无论是青春版《牡丹亭》在美国掀起的昆曲热,还是《功夫传奇》的文化产业布局,都证明了一点,单纯的文化资源是无法转变为文化资本的,民族文化的丰富资源需要现代的、国际视野的诠释才能够放出异彩。戏曲要参与文化贸易活动,必须寻找到其转变的路径和方法。只有以受众为导向,在思想观念、主题、类型、营销管理等方面向国际标准靠齐,我们的戏曲在进入国际市场时才能够减少“文化贴现”。我们的文化产品艺术作品只有让外国人能看懂,能理解,才有可能让他们喜欢,从而产生购买消费行为,形成文化贸易,最终形成影响。单纯的艺术审美是不够的,物质与非物质是一定并存的,对我们来说,最为重要的便是掌握从“物质”中寻求到“非物质”的真谛,传统艺术才不会走入博物馆。



Copyright ©2005 - 2017 北京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